照片是定格时光的妄想。
坐标:上海
创作互免
约拍微信:joeyu2012
joeyu

那个前任教我的事

九瀲:

我的前任,就像卷起边的书页,看上去很讨厌,却又不舍得撕掉,姑且洒泪回忆一把,只为了那些她教会我的情绪。 




有些人,只一眼,就印象深刻,我的前任就是,短发,烟熏,大长腿,和陈珊妮几分形似,形似罢了,神更似,分明是腹黑女王,却总有一种浑然不世故的神态。




有一次,我欲为其女友介绍一对象,前任重义气,誓先审视一番,遂约了饭局,回来路上,我问意下如何,她说一无是处,我勃然怒说:“此人有爱心,”她听后,忿忿然答:“他喜猫狗,就昭示爱心?刚才没见他猪肉水饺一顿吃三碗?”我听后,一宿无话。




又一年夏,她吸着烟,端坐床沿,见我晨醒,悠然而问:“知否?昨夜你梦游了。”我愤然答:“岂不梦游?,凌晨三点,朦胧而醒,赤身裸体,迳去卫生间,路过客厅,惊见一群女人在家里party,您老下次出差提前回归时,可否先知会我一声,演戏很累的。” 她却说:“谢谢。”我言因何谢我,其又说:“尝与她们讲,你很强,连睡着时,都坚挺的,尽说我胡邹,昨日一见,皆大信矣。”我听后,含泪夺门而出。




又尝同席看电影,因不忍直视抗战期百姓疾苦,我也随着旁人咒骂起鬼子来,且甚,兼手舞足蹈。反观前任,心若止水,劝说:“勿动,只看国共两党多虚伪,彼此处处看不惯,却在抗日时突然恨泯了,为何?只因遇了更可恨的日本人,原来世间最大的善人却是极恶者,因为他们将天下仇恨,尽归于己。” 我听的呆了,盯着她,又是一场无话。




还有一次,在飞驰的的火车上,她为我理衣上扣,我闻到她胸口的范思哲香水味,不能自禁,脱口而出“我不会负你”。她呵道:“快打住,收起你这股占有欲与自毁倾向。”我不干了,猛以手捂心言会证明自己。她惑然以对:“小朋友,你激动什么?证明?你出生时是一道难题吗?” 至此,我所有的情话都被她无情的憋回了肚里。




年初,因律师所胜诉率变低,我们所长高薪聘她来所里指导三个月的《犯罪心理学》学习,不是吹的,我前任是心理学专业,又毕业于以此专业最富盛名的华师大,能力自不必说,却苦了我,虽已分手,还要管她叫老师。一天,她拿着我的学习论文指我说:“知道吗?里面有瑕疵,缺一佐证。”我说:“知道啊,只是苦寻不得,故舍弃。” 又问:“前些天,有条德国大盗挖隧道盗银行的新闻,看了没?”我不耐烦的说:“看了啊,挺牛的,盗匪不仅会挖,还做了精确设计,隧道周边俱用板材固定,一点都没有偏离方向。” 她听后,一把将论文扔我脸上,说:“瞧瞧人家德国人,当大盗都有严谨的态度,再看看你,一副吊样。”我灰灰然拾而去,自此悬梁刺股,几经删改,后获论文奖。颁奖那天,被一群人祝贺后,我手捧奖杯缓步而出,在台阶处惊见前任,她问:“得奖什么感觉?”我说:“还行吧,就是不知道这东西该放哪里。”她看着我那副得意样,悄悄说:“听说你女友狐狸,胸挺大的,你就放她胸上。”我瞬间木然无语,看她飘然而去。




她的冷清,不浮夸,不浮躁,总让我无言以对,以至我在交往中永是下风。此等例子甚多,我欲遍述,却像鱼缸里的鱼,一开口就成了一串省略号。




前些日子,因工作,我离京返鲁,此人来送,言及我最大变化是没了黑眼圈,我厉声喝断,言多都是泪,那是我睡眠质量最差的时期,每晚要担其魇梦之哭。




登机前,她突顾我说:“事隔这么多年,我仍对那时自己是个如此不可爱的人,而对你怀有深深深深的愧疚。”我当时就呆了,头也不回的走了,我得赶紧进机舱,把这句话发到Lofter的最美情话活动上啊,容易吗我,这么多年,得到的唯一一句算不上情话的话。



评论
热度(202)
  1. 含雪shuangchengh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O MY 瓜泡沫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不要说话shuangchengh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shuangchengh另一空间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另一空间泡沫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joeyu泡沫 转载了此文字
上一篇 下一篇

© joeyu | Powered by LOFTER